設爲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我國環保官員的生態觀何時能突破行業局限?
2011/9/2 6:47:43    新闻来源: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

/水博

 

最近,《中國環境報》發表了環保官員吳曉青(下稱作者)的一篇論述《我國水電開發與生態保護》的文章。文章中作者特別強調了水電開發的“生態優先、統籌考慮、適度開發、確保底線”的原則。我作爲水電科技工作者,完全同意這個原則。不過,根據當前我國和全球的實際情況,我覺得我們環保官員理解生態優先的眼光,還應該更開闊一些。不能把生態優先僅僅理解爲,優先保持某個地方、某條河流的某種自然狀態。

 

首先,從全球的角度看,生態優先就應該重視和解決好當前人類社會的最大生態難題。不言而喻,這個當前人類最大生態的難題,就是由于過量的溫室氣體排放,所帶來的氣候變化。現在要解決這個問題,除了減少化石能源的消耗之外,人類幾乎沒有別的出路。當前,由于受到了科學技術水平的局限,世界各國替代化石能源的第一主力仍然還是水電。因此,可以說,擺在全人類面前的客觀現實就是:盡可能的開發利用水電和其它可再生能源替代盡可能多的化石能源。

 

水電是人類社會最成熟的可再生能源,誰能優先開發利用水電,誰就是在實施保護全球意義上的生態優先。例如挪威,由于水能資源豐富,眼光超前,挪威一直優先開發利用可再生的水能。因此,到現在爲止挪威99.8%的電力還是來自水能,盡管他們自己也有著豐富的石油和煤炭,但是,至今基本上都沒有開采。南部歐洲法國的水能資源並不多,但是他們早就百分之百的開發利用了。所以,他們在歐洲率先結束了本國煤炭的開采。隨後,水電開發程度高達百分之八、九十的英國、德國等也都紛紛宣布關閉全國的所有的煤礦,實現全國的清潔能源利用。

 

我國的水能資源世界第一,理論蘊藏量達到6萬多億千瓦時。僅僅根據目前的勘測設計水平,技術可開發量就有2.45萬億千瓦時。如果開發充分,至少每年可以提供1213億噸原煤的能源。這個數字還不完全包括理論蘊藏量在1kW及以下河流上單站裝機容量500kW及以下的小水電。如果我們進一步開展細致的工作,我國的水能每年所提供的能源可能更要多。有人還算過一筆賬,世界工業化以來我們所浪費掉水能資源,已經超過我們國家所開采的全部煤炭總量。如果我們國家能夠像挪威人一樣,從一開始就充分的開發利用我們的水能資源,起碼到上個世紀末,我們國家都可以和挪威一樣基本上不需要開采煤炭,完全依靠水能來提供所需的能源。

 

如果說改革開放之前,由于我們國家窮,沒有錢大量的開發利用水電,我們對于水能資源的浪費力不從心、無可奈何。那麽改革開放之後,我們已經具備了足夠的經濟能力,本來可以在經濟發展的同時,大量的使用便宜、清潔的水電可再生能源,滿足我國經濟快速增長的需求。但是,我們非常遺憾的沒能實現這一目標。表面上看,也許是因爲我們的社會和公衆對常規可再生能源---水能的重要性認識不足。而深層次的原因則是一場複雜的國際鬥爭。在我們加速改革引進電力發展的市場競爭機制的過程中,我們沒有預料到國外顔色革命勢力影響國家發展的能量居然會如此巨大。由國外資助的國內的極端環保組織利用各大電力企業之間的激烈競爭,無心、也無力顧及揭露各種僞科學、僞環保謠言的機會。大肆造謠誣蔑我國最應該優先發展的水電,並且屢屢得手。

 

長期以來,一些欺騙性極強的錯誤輿論,已經占據了我國社會的主流地位。例如“水電開發破壞生態環境”的說法大家都很習以爲常。但是,事實上世界上幾乎所有國家都是水電開發程度越高、生態環境越好。相反,亞洲、非洲那些水電開發程度普遍很低的發展中國家,不僅人民生活非常貧困,所遭遇到的生態環境破壞也比發達國家嚴重得多。在我們中國也不例外,新安江的水電開發讓當地的社會、經濟和生態環境都得到了很好的保護和發展,而至今尚未開發的怒江,過度砍伐、陡坡耕種、水土流失等生態環境問題卻十分的突出。

 

由于我国水電建設进行市场化改革之后,遭遇到了国内外极端环保势力的严重阻碍,一些由政府部门改组后的水电企业,明显缺乏足够的舆论斗争经验。一些长期的误导宣传已经把我国水电的形象严重妖魔化。本来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绝的清洁能源,却被常常宣传成为是破坏生态环境的罪魁。目前,社会上妖魔化水电的欺骗宣传不仅已经误导了社会公众,而且已经影响到了我们的某些政府部门。以至于我国的怒江水电开发已经被一些莫须有的谎言搁置了多年。按照国家“十一五”规划开工建设的金沙江中游水电被叫停审查之后,才发现所依据的一些理由竟然是误导宣传的传言,以至于我们至今也找不出来,谁应该是这一事件的责任人。

 

总之,由于受到水电妖魔化的影响,前几年我国很多重要的大型水電建設一度处于停滞状态。同时,正是由于我国的水电在经济腾飞的关键时期严重受阻,以至于我国的水电开发已经严重的滞后于我国的经济发展。这使得我国的经济发展与能源供应矛盾,要比其它发达国家尖锐得多。最近几年,在全球各国都积极地致力于减排温室气体的时候,我们却不得不以每年23億噸的增量加速煤炭的開采,不斷刷新著人類溫室氣體排放強度的紀錄。面對經濟強勁增長的能源需求,我國煤炭的産能不足、運力有限、礦難頻發、生態環境惡化、煤電矛盾也不斷升級。大量的煤炭開采和燃燒不僅引發了我國一系列嚴重的社會、經濟和生態環境問題,同時也讓我們在GDP還遠低于美國的情況下,溫室氣體的排放量就已經成爲世界第一。引來了與我們的經濟發展水平完全不相符的批評和阻力。

 

2009年的哥本哈根氣候大會上,我國的處境與我們目前的經濟發展水平相比,絕對是不公平的。很多人至今都不能理解爲什麽全世界都要跟中國過不去?客觀地說正是由于我們的水能資源開發利用不足,對比其它發達國家,我們的發展確實已經消耗了過多的化石能源,排放了與我們的發展水平不相適應的溫室氣體。爲此,我國政府已經向國際社會做出了承諾:要在2020年把非化石能源的比重提高到15%,單位GDP能耗下降40%45%。根據我國的國情和資源禀賦,很多有識之士都已經認識到:能否實現我們的莊嚴承諾,在很大程度上就要取決于我國水電開發的進程。

 

因此,我国新制定的的十二五规划,不仅大幅度增加了水电开工的项目,而且还明确地把“十一五”规划中对水電建設产生了误导作用的强调有序開發水電的說法,明確的改成了優先發展水電。不能否認:水電開發的滯後已經嚴重的影響到了我們國家的發展和形象;今後必須充分的開發利用水電,才有可能實現我們的可持續發展。

 

對比來看,作者的文章雖然也談到過水電的減排生態作用,但是,這似乎只是一個戴帽子的陪襯。作者在論述具體問題的時候,還是把水電對全球的重要生態作用,與水電開發中局部地區的生態環境保護完全對立起來了。因此,作者對我國長期以來水電開發嚴重滯後,至今還有大量水能(相當于十億噸原煤)被浪費掉,而煤炭的消耗高居不下的現實的評價,是不符合實際的。作者個人認爲“受曆史原因和認知水平的限制,水電開發在一定階段存在‘保護讓位于開發’、‘保護跟不上開發’的現象,對一些河流的水生生態、景觀環境等造成難以恢複的影響,部分河段的水電開發與生態保護的矛盾仍然非常突出”。

 

按照作者對我國水電的這些評價,我們的“十二五”規劃絕對應該是把 “優先發展水電”的说法,改为“有序開發水電”才对。而不应该是相反。根据我国“十二五”规划对于水电发展描述的这些微妙变化,我们完全有理由认为,我国过去的水电开发情况决不应该是什么“保護讓位于開發”、“保護跟不上開發”,而是明显的有水电“开发让位于保护”、“开发跟不上保护”的倾向。

 

由作者的文章我們還可以發現,至今我國的環保部門和一些環保官員,對我國水電的認識還有很大的部門局限性。他們似乎還不能把生態優先的視野,從某些局部、個別的地區擴大到全球。從全球的角度看,盡可能的開發利用水電,盡快地把我國正在浪費著的十億噸煤炭的水能資源利用起來,才是最大的生態優先。

 

除此之外,如果我們僅從清潔能源的角度去認識水電開發的生態重要性,還並不能算全面。水電開發尤其是在大江大河上的大型水電開發,最重要的生態作用之一,就是要“調節水資源的時空分布不均”的矛盾。從某種意義上說,在我們人類沒有其它解決水資源時空分布矛盾的新技術之前,即使我們人類不能利用水庫進行發電,我們也必須建設足夠的蓄水水庫,以調節自然水資源分布不均的矛盾。

 

在當前社會的科技水平下,只有建造了具有足夠的蓄水能力的水庫,才能把汛期的洪水攔蓄下來,避免形成洪水災害。同樣,只有大型水庫攔蓄和存儲了足夠的洪水,才能在枯水季節提供足夠的水資源保證。因此,目前世界各國的水庫蓄水能力都與該國家的現代化文明程度成正比。根據水電開發與水資源開發密不可分的這一現實,世界上幾乎所有的大型水電站建設,都需要同時解決水資源問題和能源問題。不僅如此,在很多情況下,解決水資源的問題往往要比解決能源問題顯得更爲重要。例如,我國建造的世界上最大的水電站三峽的首要作用,就是防洪和供水。因爲,對于一個社會而言,能源的問題還僅僅是發展的問題,而水資源的問題則是更重要的生存問題。

 

水資源的生態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水旱災害頻繁曆來都是中華民族的心腹大患。近年來我國頻繁發生的嚴重水旱災害,造成重大生命財産損失,已經暴露出我國的水利等基礎設施十分薄弱,不能適應現代化社會發展的需要,必須大力加強水利基礎設施建設。最近幾年以來,水資源短缺、水利設施薄弱對我國經濟社會發展的制約更加突出。正是由于我們缺乏大江大河上龍頭電站水庫對河流水資源足夠的控制能力﹐我國的社會﹑生態環境遭受自然災害的沖擊極大。一方面洪澇災害頻發﹐另一方面又是幹旱嚴重﹐水資源短缺﹑水汙染加劇。從本質上說﹐這些都是由于我們可控制的水資源總量不足造成的。造成這種生態困局的最根本的原因之一,同樣是由于我國長期以來的水電“開發讓位于保護”、“開發跟不上保護”的結果。因此,從我們全國的現實情況來看,加速水電開發就是最大的生態優先。

 

爲此,今年的中央一號文件首次聚焦水利建設,黨中央在《關于加快水利改革發展的決定》中明確指出“水是生命之源、生産之要、生態之基”。 隨後今年7月召開的史無前例的中央水利工作會議,又再次強調了“生態之基”這一極其重要生態理念。

 

對于人類社會而言,首先滿足人民群衆的基本用水需求,一定是最重要的生態問題。誰都知道在北京由于過度的缺水,永定河已經連續幹涸了十幾年。那麽北京的水庫、大壩建設是不是違背了“生態優先”的原則了呢?沒有,絕對沒有。因爲,保證北京市民的基本用水需求,才是最大的生態優先。

 

同理,保障我國水資源的供應,也是我國最重要的生態優先。這在任何國家、任何社會都不會例外。這裏我還應該特別指出,作者在文章中所強調的“如瑞典和歐盟建立了‘綠色水電’認證制度,美國開展了‘低影響水壩’評估”等實例,也存在著嚴重的誤解。在美國所有對水資源的調控起關鍵作用的大水庫、大水電站,絕不需要去通過什麽“低影響水電”的評估。因爲如果要求它們去環保部門作這種評估,很可能會影響到這些水電站發揮更重要的生態保障作用。因此,在美國需要進行“低影響水電”評估的,全是那些沒有什麽水資源調控作用的民營小水電。而我們的作者,卻沒有注意到美國這個反映著水電與生態之間重要關系的細節。這就導致了作者的所論述的水電“在開發理念上做到生態保護優先”發生了錯位。

 

同樣的問題,也出現在了作者後面的水電“在制定開發規劃時做到生態優先”和“在決策過程中體現生態優先”的論述中。總之,如果我們的環保官員,能夠跳出自己行業部門的局限,站在保護好全球和全中國的大生態的角度上,考慮生態優先的話,我們就決不會用某一個局部地區的生態優先,來對抗全球的節能減排和全國的水資源難題。

 

此外,作者所論述的“統籌考慮經濟效益和生態效益、局部利益和整體利益、當前利益和長遠利益。”也需要有全國和全球的眼光。我們不能僅僅強調“認真對待水電開發對地區曆史文化”以及“幹支流、上下遊的水電開發與生態保護問題”,而更要從全國的生態、全社會甚至全球的生態“統籌考慮”水電開發的無可替代的生態作用。

 

以上我所提出的這些意見,並非是我個人的發明。記得早在幾年以前,就有一位水利部門的老領導,一針見血的指出:水利水電工程的生態影環境響是局部的,而它的生態環境效益卻是全流域的,甚至是全球性的。遺憾的是,至今我們的各級政府對我國環保部門、環保官員的考核指標,還僅僅停留在當地的生態環境上。然而,迄今爲止,有多少人能夠意識到,我國當前極其嚴重的旱澇災害頻繁交替的生態困境,和溫室氣體排放總量持續上升的生態難題的最重要根源之一,就是我國的環保官員狹隘的、本位主義的生態觀。

 

 

附:參考文章《我國水電開發與生態環境保護》

作者:吴晓青 来自:中国环境报第2版  

  

  《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二個五年規劃綱要》提出要在做好生態保護和移民安置的前提下積極發展水電,突出強調了做好生態保護工作對于水電可持續發展的極端重要性,是我國今後一段時期做好水電開發生態環境保護工作的重要指導思想。近期,環境保護部組織了金沙江上遊、瀾滄江幹流水電開發環境保護工作調研,進一步梳理了我國水電開發與環境保護的總體情況,形成了生態優先、統籌考慮、適度開發、確保底線等原則共識,明確了我國水電開發環境管理的重點工作。


  一、我國水電開發與環境保護的總體情況

  我國的水能蘊藏量居世界第一位,已建成水電的裝機容量也居世界第一位,但是目前,火電在我國能源供給中占主導地位,水電年發電量只占到能源消費總量的7%。根據應對氣候變化和汙染減排要求,我國向國際社會作出了爭取到2020年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費比重達到15%左右,單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40%~45的承諾,水電作爲技術成熟、供應穩定的可再生能源,應當在改善能源結構、應對氣候變化等方面發揮更加積極的作用。

  我國水能資源蘊藏豐富的地區,往往也是自然環境良好、生態功能重要、生物物種豐富和地質條件脆弱的地區,生態系統敏感度較高、穩定性相對較差。受曆史原因和認知水平的限制,水電開發在一定階段存在保護讓位于開發保護跟不上開發的現象,對一些河流的水生生態、景觀環境等造成難以恢複的影響,部分河段的水電開發與生態保護的矛盾仍然非常突出。我們必須正確處理水電開發與生態保護的關系,堅持將生態優先的原則貫穿到水電規劃開發的全過程,維護好河流的生態系統健康和獨特的人文自然景觀。


  二、按照生態優先、統籌考慮、適度開發、確保底線的原則,全面落實水電開發的生態保護工作

  ()生態優先

  一是在開發理念上做到生態保護優先。世界各国在水電建設生态环境管理方面有很多成功的经验,如瑞典和欧盟建立了綠色水電認證制度,美國開展了低影響水壩评估,邻国不丹则为了保护森林植被而基本将水电站建在地下。总体来看,这些经验的核心就是坚持生態優先,对我国的水电开发具有重要指导和参考意义。

  二是在制定開發規劃時做到生態優先。河流水电开发规划应与流域综合规划、生态环境保护规划等相关规划相协调,并同步开展规划环评工作。水电开发规划环评要按照生態優先的原则,论证水电规划拟定的开发强度、开发方式、开发时序的环境合理性,提出规划的优化调整方案以及生态保护对策措施,要保留必要的生态空间,避让重要的生态敏感区。

  三是在決策過程中體現生態優先。水電建設必须以水电开发规划和规划环评作为基本依据,科学、合理、有序地推进。对流域干支流开发与保护統籌考慮不够的不开发,对流域生态系统影响较大的不开发,对生态环保措施不落实的不开发,对生态环境保护资金投入不足的不开发。要确保生态流量、生态措施和生态资金得到充分保障,干流水生生态系统功能和结构基本稳定,河流健康得到整体维护。

  ()統籌考慮

  一要統籌考慮经济效益和生态效益、局部利益和整体利益、当前利益和长远利益。要客观和系统评估水电开发活动的生态环境影响。要认真对待水电开发对地区历史文化特别是少数民族地区历史文化带来的影响。要让水电开发建设成为当地群众脱贫致富的难得机遇。要确保流域生态安全和增强流域可持续发展能力。

  二要統籌考慮干支流、上下游的水电开发与生态保护问题。要做好干流开发和支流开发规划的有机衔接,尽快建立和完善水电资源开发生态保护机制,积极开展幹流開發、支流保護生態補償試點。要根據當地生産、生活、生態以及景觀需水的要求,科學確定水電站的下泄生態流量,研究制定優化運行方式,最大限度地減輕對下遊水資源利用及生態環境的不利影響。

  三要統籌考慮单个电站环境影响和流域水电开发累积环境影响。要进一步深化对水电站分层取水、珍稀特有鱼类人工驯养繁殖和放流、河流生境修复等关键技术的研究,提高生态环境保护措施的针对性和有效性。要深入研究论证水电梯级开发对全流域的整体性、累积性生态环境影响,并从流域层面制定预防或减轻环境影响的对策措施,探索建立流域性的水电开发生态环境保护机构和环境管理机制。


  ()適度開發

  一是把握好流域水電開發的強度。水電開發規劃必須優先考慮流域生態保護的需求,充分保障生態用水,滿足生物生存空間和通道等的要求。要避免水電開發超出河流生態系統的自我修複能力,確保河流生態系統功能有效發揮。

  二是把握好流域水電開發的尺度。水電開發要減少占用天然河道的長度,根據不同珍稀生物的生活習性以及人文自然景觀特征,保留充足和必要的天然河段,要防止吃幹榨盡式的開發,避免水電開發各梯級首尾相連、河流水體湖庫化,盡最大努力來維護河流生態系統的健康。

  三是把握好流域水電開發的速度。要根據區域能源供給需求程度和生態環境的敏感程度,明確各水電梯級開發的先後順序。要避免幹流、支流水電項目遍地開花的現象,積極做好水電有序開發的文章。


  ()確保底線

  一是堅持法律政策的底線。嚴禁在依法劃定的自然保護區、風景名勝區等禁止開發的區域,國家和地方主體功能區規劃、生態功能區劃等確定的禁止開發區域以及瀕危、珍稀、特有保護動植物的重要生境等生態敏感區,布局水電梯級。對于可能直接導致敏感目標消失或珍稀物種滅絕的梯級電站要堅決取消。

  二是堅持公衆環境權益的底線。水電開發要重視公衆參與,強化社會監督,充分尊重和保障廣大人民群衆的知情權、監督權和受益權。對涉及公衆環境權益的水電開發規劃和水電項目,應當采取便于公衆知悉的方式,公開有關信息,充分聽取公衆意見。

  三是堅持流域生態系統健康的底線。水電開發必須維護好河流生態系統的功能的整體性和河流健康穩定,減少梯級開發對生態系統的擾動和破壞,要爲子孫後代留下一片發展的空間,確保河流水電開發的可持續和對經濟社會發展的支撐能力。

  三、切實強化水電開發環境管理工作

  ()做好流域水電開發規劃環評的管理

  要積極推動有關部門和地方搭建流域綜合規劃平台,發揮規劃環評對流域水電開發規劃的指導作用。對環境承載能力較強的地區,可對水電資源進行重點開發;對條件複雜、環境敏感的河流或河段,要考慮現階段減緩不利環境影響的技術和能力,慎重規劃開發水電資源;對部分生態脆弱地區和重要生態功能區,要根據功能定位,實行限制開發;對國家級自然保護區、風景名勝區及其他具有特殊保護價值的地區,原則上禁止開發水電資源。

  ()严格水電建設项目的环境准入

  水電項目的三通一平相关工程环评和水电项目环评必须以流域水电开发规划和规划环评为依据。要加强环境保护设计,特别要落实好低温水、鱼类保护、陆生珍稀动植物保护、施工期水土保持和移民安置等环境保护措施,落实生态流量,确保相关保护措施的有效性,最大限度地减小水電建設对生态环境的不利影响。要做好水電建設项目环评的公众参与,对生态影响问题突出、公众反映强烈的水电规划所涉及的项目,应慎重审批其环评文件。

  ()加強水電項目建設全過程監管

  水電建設项目必须严格执行环境保护设施与主体工程同时设计、同时施工、同时投入使用的环境保护三同時制度,同步進行環境保護總體設計、招標設計、技術施工設計,制定並落實施工期環境監理計劃。工程竣工後,應按規定程序申請環保驗收,驗收通過後工程方能投入正式使用。要研究制定電站優化運行方式,積極推進建立重點流域水電開發生態環境保護機構和管理制度。

  ()深入開展水電開發環境影響的基礎研究

  加強流域生態的基礎調查和研究工作,開展綜合、系統性的流域動植物及生境調查,建立河流生態監測體系,推動開展流域生態保護規劃。開展已建電站的環境影響後評價和流域水電開發的回顧性評價研究,開展在建電站的環境影響跟蹤監測,研究水電開發對相關區域、流域生態系統的整體影響,爲流域後續規劃實施和優化開發提供經驗借鑒,對水電開發的環境管理進行持續改進。

 

地址:北京市海澱區車公莊西路22號院A座11層 電話:010--58381747/2515 傳真:010--63547632 
中國水力發電工程學會 版權所有 投稿信箱:leidy5378@126.com
京ICP備13015787號 技術支持:北京中捷京工科技發展有限公司(010-885169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