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爲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舊文重發:莫用三峽大壩防洪能力的報道抹黑三峽
2019/7/26 17:18:49    新聞来源: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

編者按:最近,又有人在網上造謠汙蔑三峽,其中再次提到三峽的防洪能力,其實沒有那麽大。這是一個老掉牙的謠言,不值得再費口舌,現在我們給大家看看當年駁斥這些謠言的一些文章。 

《莫用三峽大壩防洪能力的報道抹黑三峽》

已有 3558 次阅读 2016-6-16 11:13 |系統分類:觀點評述|

關鍵詞:三峽大壩,,防洪能力,,新聞,,炒作| 新聞, 炒作, 三峽大壩, 防洪能力    推薦到群組  

文/水博


看到新京报(作者:廖宝平)的《不能包管一切的三峽大壩能防多大洪水》一文,发现不少人对三峡的防洪作用还有诸多误解。这也难怪,中国的快速崛起让很多人感到不舒服,因此,一些代表中国领先于世界水平的领域,总会有一些国内外的人士对其进行抹黑。其中,"三峡工程的防洪能力逐年降低"的炒作就是典型的一例。新京报(廖宝平)的这篇文章,就是在我国面临艰巨的防洪任务的时候,重提这些抹黑三峡的的炒作,而且作出了不够准确的评论。

廖宝平说"澎湃新聞日前专访长期研究三峡工程与长江防洪问题的清华大学水利系教授周建军时,他认为三峽大壩的防洪能力没那么强。6月7日,长江防总办公室副主任陈敏接受人民网采访时也表示:三峡工程现有的防洪库容,相对于巨大的超额洪量仍显不足,'长江防洪并不是高枕无忧'"。

笔者也看到过澎湃新聞的这篇报道。周建军的说法理论上是正确的,我们不能因为有了三峡就认为"长江防洪并不是高枕无忧"。其实,这道理很简单,长江防洪是一个综合的体系,三峡工程只是其中极为重要的一部分。不过,须要说明的是,澎湃新聞报道的周建军教授的"三峡防洪库容到不了221亿立方米"的说法,并不正确。实际上,我们三峡工程的建设已经留有充分的防洪余地(稍加改造就可以提高蓄水到180米)。前不久已经有专家建议按照180米计算三峽大壩的库容了。大家可以去查一查,已经有些正式资料显示,三峡库容不再是392亿立方米,而是450亿立方米了。这些实际情况,在学校工作的学者可能还不够了解。因此,客观地说,我国三峡的最大防洪能力,可以远超221亿立方米。不错,我们必须承认,长江防洪不可能因为三峡工程就高枕无忧,但是,我们三峡工程的防洪作用,却是一个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事实,不可能因为任何新聞炒作而改变。

廖宝平说"回看这些年关于三峽大壩防洪能力的报道,可谓直线下降。2003年6月1日,题为《三峽大壩固若金汤,可以抵挡万年一遇洪水》;2007年5月8日,题为《三峽大壩今年起可防千年一遇洪水》;2008年10月21日,题为《三峽大壩可抵御百年一遇特大洪水》;2010年7月20日,题为《三峡蓄洪能力有限》,内文称'勿把希望全寄托在大坝上'。"

接着,廖宝平评论说"从'三峽大壩固若金汤,可以抵挡万年一遇洪水'、'包管一切',到'能力没那么强',落差之大,令人惊诧,公众爆棚的信心迅速消融,质疑陡然增加:到底哪一种说法更真实?三峽大壩到底有多大的防洪能力?"

笔者认为,廖宝平的这个评论是有很大问题的。本来"三峽大壩固若金汤,可以抵挡万年一遇洪水"是一篇很正常的新聞报道,只不过让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当成了标题炒作的题材。

如果看到文章的内容我们就更清楚了,这是一篇形容三峽大壩本身建造的非常坚固的文章。即使遇到万年一遇的洪水,大坝本身也能固若金汤(我们工程界判别大坝强度的时候,确实需要使用能否抵御万年一遇的洪水标准进行校核)。文章通篇内容都没有说三峡工程的水库可以防止万年一遇的洪水的意思。这里反坝人士的抹黑挑拨,非常有技巧,他们知道大多数人都不会仔细的去查看原文,所以,就放心大胆的造谣说"三峽大壩可以抵挡万年一遇的洪水"。

至于2007年和2008年的新聞内容,其实并没有任何区别。因为三峡工程的防洪作用非常明确,就是保障把下游河段十年一遇的防洪标准提高到百年;在配合分洪措施的情况下,可以抵御千年一遇的特大洪水。关于"2010年的新聞〈三峡蓄洪能力有限,勿把希望全寄托在三峽大壩上〉"更是一种故意断章取义的炒作。因为,尽管三峡工程的防洪作用非常巨大,但是,对于负有防洪责任的水利部门,在说话的时候必须留有充分的余地。因此,我们的水利官员强调"三峡蓄洪能力有限,勿把希望全寄托在三峽大壩上"是必须的,也是一贯的。

圖1,誣蔑三峽防洪能力逐年下降的標題炒作

例如,2006年5月16日,三峽水庫二期蓄水前,新華社的記者(張先國)就報道某水利官員說《三峽工程的初期防洪作用有限》。2007年6月1日還曾有新華社(記者楊希偉)報道說"湖北省水利廳廳長王忠法1日在湖北防汛形勢座談會上表示,對三峽工程今年的防洪作用不能估計過高,中下遊地區對長江防汛絕不可麻痹松懈。"

然而,在三峡全面建成后,2009年6月10日新华社发出《三峡工程预可拦蓄千年一遇洪水》的新聞报道。2010年7月20日,新华社的《三峡20日晨迎来7000米/秒特大洪峰,规模超1998年》,加上其它媒体的《三峡工程"三大法宝",从容应对特大洪峰》,都证实了三峡的防洪作用已经正常发挥。

對應網絡上誣蔑三峽隨著工程建成,防洪能力逐年下降的標題炒作,我們也可以總結出隨著三峽工程的完成,防洪能力逐年提高的報道。

即:06年防洪作用有限;07年作用依然有限;08年可抵御百年一遇洪水;09年已经可以抵御千年一遇的洪水。网络上那张诬蔑三峡防洪能力逐年降低的截图,我们也可以做出来另一张完全相反的网络截图。这就是新聞炒作的技巧。  


圖2、三峽防洪能力逐年提高的報道

然而,新京報廖寶平先生在評論中,不僅沿用抹黑三峽的炒作,而且自己添油加醋的增加"保管一切"的評論,更讓人覺得那篇被人炒作題目的文章就是在給三峽吹牛。

接下来,廖宝平的评论也很有问题。他说"据此,我们大体明白,三峽大壩的防洪能力也就可以抵御百年一遇的洪水。所以,遭遇'98+'大洪水肯定是一次严峻的考验。更何况,三峽大壩自蓄水以来没有经历过大洪水的考验,谁也不敢打包票。现在,理性、科学看待三峽大壩的防洪能力,可以打消公众过高的期望。"

首先,三峽大壩"也就可以抵御百年一遇的洪水"的说法是错误的,三峽大壩配合分洪措施,是可以抵御千年一遇的洪水的。其次,"三峽大壩自蓄水以来没有经历过大洪水的考验,谁也不敢打包票"的说法,也完全不符合事实。2011年7月,我国的三峡工程已经把瞬时洪峰超过1998年的大洪水(70000立方米/秒),轻而易举的消减到(40000立方米/秒)。三峡工程的防洪作用不仅是明确的,肯定的而且也是经受过实践检验的。总之,"理性、科学看待三峽大壩的防洪能力,可以打消公众过高的期望"冠冕堂皇的说法,不能成为理直气壮的诬蔑三峡的理由。

最后,我们非常有必要强调:正如廖宝平先生文章所述"三峽大壩是目前世界最大的水利枢纽工程。从孙中山在《建国方略》中提出建立三峡工程的原始设想算起,工程从最初的设想、勘察、规划、论证到正式开工,经历了70多年。"请相信中、外几代工程科技人员的水平,我国三峡工程的防洪能力(在其设计范围内)是完全有保障的,公众大可不必理会那些"三峽大壩防洪能力的小船说翻就翻"的骗人鬼话。

 

地址:北京市海澱區車公莊西路22號院A座11層 電話:010--58381747/2515 傳真:010--63547632 
中國水力發電工程學會 版權所有 投稿信箱:leidy5378@126.com
京ICP備13015787號 技術支持:北京中捷京工科技發展有限公司(010-885169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