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爲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电网公司相继发布储能发展指导意见 产业迎来加速发展新阶段
2019/5/5 6:49:59    新闻来源:zhengjuanribao
电网公司相继发布储能发展指导意见 产业迎来加速发展新阶段

2018年被普遍認爲是我國電化學儲能市場開啓的元年。據統計,2018年我國電化學儲能新增投運規模0.6GW,同比增長414%。截至2018年底,我國電化學儲能市場累計裝機規模1033.7兆瓦,首次突破了GW的水平。

進入2019年,儲能項目增多,市場接受度也在不斷提高,年初國家電網公司、南方電網公司相繼發布了促進儲能發展的指導意見,給儲能産業發展釋放出積極信號。

有行業專家認爲,未來一段時間內,儲能主要客戶仍將是電網行業,不僅僅是項目的需求拉動,還包括儲能技術的發展、應用與完善等,都會伴隨電網儲能的快速發展而漸趨成熟與穩定,電網側儲能將得到大發展。隨著新能源發電比例的不斷提高,儲能在解決新能源接入電網問題中的積極作用可能會成爲一種必備需求。

2025年後電化學儲能

市場規模將邁入千億級

根據中國能源研究會儲能專委會暨中關村儲能産業技術聯盟(CNESA)全球儲能項目庫的不完全統計,2018年中國累計投運的電化學儲能項目規模爲1.0185吉瓦/2.9123吉瓦時,是2017年累計總規模的2.6倍。專業機構預計,2020年之後儲能商業化市場份額將快速提升。來自RCESIP(儲能産業政策研究中心)的預測表明,2025年中國電化學儲能累計裝機規模有望達到24吉瓦,市場份額將邁入千億級別。

這意味著中國電化學儲能産業真正進入規模化、快速發展的時代,其背後的推動力無疑是2017年10月份五部委頒布的《關于促進儲能技術與産業發展的指導意見》。

2018年,行業內已經真切地感受到了政策的刺激力量,因此這一文件以及後續將推出的配套政策,將繼續推動中國電化學儲能産業快速發展。

從全球來看,電化學儲能産業也進入了新時代。截至2018年底,全球累計投運的電化學儲能裝機規模達到4.8683吉瓦/10.7392吉瓦時,功率規模同比增長65%,提速明顯。

根據美國清潔能源與技術咨詢公司Mercom資本集團的統計,2018年,全球對儲能公司的風險投資增加了19%,企業融資總額爲8.5億美元,2018年儲能獲得風險投資的企業數量由30個增加至49個。

在儲能産業鏈中,锂電池公司和儲能系統公司成爲最受關注的企業,2018年融資金額TOP5的儲能企業中,3家是锂電池公司,2家爲儲能系統公司。其中固態電池企業QuantumScape以1億美元的融資榮登2018年儲能企業融資榜首。

儲能産業將邁入新階段

在快速發展的中國儲能應用産業中,結構分布發生了明顯的變化,從2017年前以用戶側爲主轉變爲以電網側爲主。

基于國網青海省電力公司創新開展共享儲能應用研究的成果,青海3家新能源儲能和發電企業日前就開展共享儲能調峰輔助服務簽訂合約,標志著該省共享儲能調峰輔助服務市場化交易試點啓動,這也是國內能源行業首次開展此類交易試點。

據了解,此次簽約的三家企業分別是魯能集團青海分公司、國電龍源青海分公司和國投新能源投資有限公司。根據已簽署合約,三家企業約定于4月21日至4月30日將富余光伏與共享儲能開展試點交易,預計完成交易電量50萬千瓦時至100萬千瓦時。

根據CNESA儲能項目數據庫的統計,2018年新增投運(不包含規劃、在建和正在調試的儲能項目)的電網側儲能規模爲206.8兆瓦,占2018年全國新增投運規模的36%,占各類儲能應用之首。

電網側儲能的興起源于電網對儲能的“剛需”。中國化學與物理電源協會儲能應用分會秘書長劉勇認爲,電力系統內存在較大頻率波動風險(如大容量直流、大容量機組等大電源丟失風險),而系統如果相對較小或系統內機組一次調頻能力相對不足(如大規模新能源接入等),就需要儲能等快速充放電設備協助確保系統安全穩定運行。

劉勇認爲,建設儲能電站可緩解電網部分供電缺口,提高設備的利用效率,延緩爲滿足短時最大負荷所需的電網建設投資。

在諸多儲能技術路線中,電化學儲能裝置響應時間爲毫秒級,相對于水電、火電等常規功率調節手段具有較大技術優勢。電池儲能電站跟蹤負荷變化能力強,響應速度快,控制精確,且具有雙向調節能力和削峰填谷的雙重功效,是重要的調峰電源。

從2018年電網側儲能項目的分布區域來看,江蘇、河南電網側儲能市場爆發,年內投運規模位居全國前列,最受市場關注。湖南、甘肅和青海等地的項目正在逐步釋放,值得期待。

值得注意的是,根據專業機構的不完全統計,2018年在建和投運的電源側儲能項目規模有望超過150兆瓦。從儲能項目類型來看,調頻儲能類項目數量多,累計規模最大,其次是“可再生能源+儲能”項,而調峰儲能項目屈指可數。

2019年在各方力量推動及國家政策驅動下,儲能産業將邁入發展新階段。有專家建議,國家相關部門應進一步加強儲能産業頂層設計,推動儲能産業持續健康發展。儲能行業應以提高發展質量、提升整體效率和增加企業綜合效益爲目標,研究制定儲能産業整體發展戰略,完善政策體制機制,把儲能技術應用提升納入能源發展規劃評價指標體系,促進我國能源結構轉型並提高能源系統效率。

可以預見,儲能産業集群將是機遇和挑戰並存。機遇主要包括三方面。一是能源革命的發展需求,特別是可再生能源的大規模發展,對儲能的巨大需求;二是國家電力體制和電力市場改革帶來的政策紅利;三是儲能技術與産業的前期積累,已具備快速發展的基礎,已接近行業爆發的臨界點。

面临的挑战也来自多方面,一是储能的多重价值未在当前价格体系中得到充分体现,储能的价格补偿机制尚未完全建立,储能等灵活性资源市场化交易机制和价格形成机制的建立仍需一定时间;二是储能技术本身仍需提高,特别是掌握自主知识产权和核心关键技术方面,有的储能关键技术或部件还不掌握。三是储能产品的成本和安全性等方面,仍需继续改善。(杨 萌)

地址:北京市海澱區車公莊西路22號院A座11層 電話:010--58381747/2515 傳真:010--63547632 
中國水力發電工程學會 版權所有 投稿信箱:leidy5378@126.com
京ICP備13015787號 技術支持:北京中捷京工科技發展有限公司(010-885169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