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爲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盲目關停小水電,究竟是偏見、誤解還是科學?
2018/12/4 8:07:08    新闻来源: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
發布時間:2018-09-11 來源:本站

2014年11月聯合國發布報告稱,在遏制氣候變化問題上,要爭取平均溫度升幅不超過2攝氏度,至2050年全球溫室氣體排放須較當前減少40%至70%,到2100年接近零。否則,到21世紀末,氣候變暖將很可能在全球範圍內帶來嚴重的、廣泛的、不可逆轉的影響。


由于能源供应对社会发展所具有的重要作用,在具体的减排责任上,各国都不免要捍卫自己的发展权。目前,中国已经在这场全球最大的生态矛盾斗争中逐渐成为了主角。 数据显示,中国的碳排放总量已经在2009年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


2011年美國奧巴馬政府宣布將陸續關閉燃煤電廠,約有175座燃煤發電機組將在2012年至2016年間停止使用。美國最終的目標是徹底停止本國的煤炭業。美國在減排問題上的積極態度,無疑將會給中國造成巨大的壓力。


中國小水電對減排的貢獻全球第一

    

目前,中国虽然起步较晚,但在全球可再生能源的开发利用上,无论是对水能、风能还是太阳能的开发利用都走在了世界的前面,其中最突出、最成功的应该说还是中国的小水電建設。

    

至今中國大型水電的開發程度還非常低。由于很多龍頭水庫沒有建設起來,中國大型水電的電能質量(豐枯矛盾)相比發達國家還有巨大的差距。

   

中國的風能、太陽能的成就也非常突出,但這些成本需求比較高。而中國的小水電開發利用,是全世界公認的成功典範。因此,聯合國的小水電中心也設在了中國,由中國培訓各國的小水電專家。聯合國支持開發小水電主要是兩個作用,減貧和減碳。中國的小水電開發在減貧和減碳方面都十分突出。

    

小水電既有曆史貢獻更有現實擔當。上個世紀後期,中國每年的農村電氣化縣的建設,爲中國很多地區的經濟發展奠定了基礎。至今,小水電在中國農村的經濟中仍然發揮著重要的作用。平時也許我們感覺不到,但是,一旦發生突發情況,小水電的經濟保障作用就凸現出來了。

    

在減碳方面,小水電的作用更是巨大。衆所周知,中國的風能發電量已經是全球第一,但是,中國小水電的減碳作用(按2014年的發電量)幾乎要比風能高出50%,可見中國的小水電對減排的貢獻絕對也是全球第一的。

    

此外,風能、太陽能的利用是需要巨大財政補貼的。不僅是電價上的明補,還需要電網調峰的暗補。而相反小水電的低電價,恰恰是電網最大隱性收入來源之一。

    

總之,在當前的技術水平下,無論從數量還是質量上來看,小水電絕對都是比風能和太陽能優越得多的可再生能源。

    

當然,我們今天補貼風能和太陽能開發利用是爲了促進它明天的發展,我們應該支持。但是如果我們在大力補貼發展風能和太陽能的同時,卻因爲某些偏見要把各方面更優越的小水電滅掉,就不能不說是一種愚蠢了。

    

不能把反對小水電發展當成“時髦”

    

有人說,開發小水電破壞生態,但是全世界都認爲開發利用小水電是當前最重要的生態保護措施之一,而且都在積極提倡。

    

有人說,國外的小水電是好,只是中國的小水電開發有問題。但是全世界卻都把中國當成小水電開發利用的榜樣。

    

這是不是說明,中國的小水電本身並沒有什麽大問題,而是我們對小水電的認識出了問題?

    

當前,我們電力産能嚴重過剩了,可是還要平均不到10天就要投産一座百萬千瓦的燃煤電站。與此同時,一些地方卻要把給全世界做出榜樣的小水電關停。

    

當然,我們的所謂關停小水電,也不都是真正的關停。據了解,某省所謂將關停1000座小水電的說法,其實是該省對小水電進行整頓、規範和現代化的改造升級。其實早在上個世紀的八九十年代,中國就曾有過多次的對小水電的整頓、規範和升級改造,其結果也是小水電的電站數量雖然下降了,但總裝機和總發電能力反倒是大幅度地提高。

    

國外的極端環保通常只反對大水電,不大反對小水電,而中國的極端環保人士,則是大、小水電他們都要反。由于很多小水電都是由相對弱勢的民營企業開發的,所以,在中國小水電的輿論環境比大水電還要困難。甚至,反對小水電似乎已經成爲一種時髦的環保。

   

要知道,目前的這種局面如果不扭轉,不僅將加劇社會輿論的惡性循環,而且還將嚴重地損害中國的國際形象。因爲,在碳減排方面,只有開發利用小水電才是全世界都公認的中國優勢。

    

對發展小水電的三大誤解

    

中國社會輿論全面誤解小水電,主要是從前幾年炒作神農架自然保護區建小水電問題開始的。目前,對小水電主要存在三個方面的誤解。

    

對自然保護區內建設小水電的誤解。一般人都認爲自然保護區內能不能建設小水電是有法律規定的。不錯,自然保護區條例第32條規定:在自然保護區的核心區和緩沖區內,不得建設任何生産設施。在自然保護區的實驗區內,不得建設汙染環境、破壞資源或者景觀的生産設施。

    

如果無人居住的自然保護區,我們當然沒有建小水電的必要。但在有人群生存的地方,他們有用電的需求,開發利用當地的小水電資源,其生態影響肯定比建一個火電站甚至拉一條輸電線進去要好得多。

    

除非我們規定不讓自然保護區的居民用電,即使不讓用電總不能不讓生火吃飯吧?沒有電他們只能去砍伐林木,這樣對自然保護區的生態環境破壞更大。筆者就曾參加過一個自然保護區內建不建小水電的評審,在大量的事實面前,沒有一個專家能否認建設小水電才能有利于自然保護區的生態保護。所以,若自然保護區內有居民,如能采用清潔發電,小水電、風電、太陽能都應該容許、提倡、支持

    

筆者還注意到,中國以前對小水電的支持政策主要是通過實施“農村電氣化縣”的建設,最近一些年已經改爲“以電代柴”工程。請注意這個項目名稱上的變化,非常重要、也非常科學。這就是在向全社會強調,小水電不僅可以算作生産設施,同時也可以屬于生活設施

    

自然保護區條例對生産設施的建設有嚴格規定,但是,由于自然保護區內免不了有人要生存,所以,並沒有限制生活設施的建設。也就是說,在有人居住的自然保護區內,能夠以電代柴的小水電屬于生活設施,不僅可以建設,而且還應該得到國家的政策支持和資助。因爲越是自然保護區,越需要加強林木植被的保護,一旦有人居住,“以電代柴”的任務,必然是特別迫切、重要。這也是保護的條例,嚴格限制生産設施的建設,但絕不限制生活設施建設的重要原因。

    

對小水電截斷河流的生態偏見。有人說小水電截斷了河流,破壞生態環境。但可以看看,全國有多少個城市,爲了保護生態環境都需要在河流上建設一些截斷河流的橡膠壩。爲什麽用橡膠壩截斷河流就是有利于生態環境,而一旦開發小水電截斷了河流,就變成了生態環境破壞?

    

還有很多批評小水電引水式的開發造成河流的某一河段減水,甚至脫水的。我們並不否認,引水式的開發確實可能會帶來這種某一河段減水、脫水的問題,應該盡量地避免、彌補。然而,事實上很多河流産生減水、脫水的根源,是水資源的短缺

    

由于水資源的分布不均(隨著人口的增長,水資源有的短缺是一種必然的趨勢),自然界中的河流也經常存在著某些河段減水、脫水的問題。可是,這種情況一旦和小水電挂上鈎,就變成了小水電對生態環境破壞。

    

例如,河南的雲台山是中國的5A級景區。那裏就有一條河流有十幾公裏變成了地下暗河,但是,也許是因爲和小水電無關,所以,即便是有十幾公裏的河段完全脫水,不僅沒有任何人說是一種生態破壞,而且,還因爲其奇特的地貌申請成爲了世界自然遺産。

    

我們不妨設想一下,如果雲台山那裏河段的脫水原因不是地下暗河,而是小水電的管道造成的,絕對會是社會輿論的衆矢之的。盡管其客觀的效果,幾乎沒有什麽不同。

    

挪威是全世界公認的水電開發最成功的國家,而他們的絕大多數水電都是引水式開發。某些河流的河段嚴重減水情況非常普遍。筆者考察挪威時特地去看過幾個電站,放下來的那一點生態流量,要想有魚生存幾乎是不可能。我覺得這種情況如果在中國,早就會被環保組織當成特大新聞來炒作了。

    

我看中國神農架地區的一些小水電,其下泄生態流量比挪威的一些水電站還要好很多,但社會輿論關于它破壞生態的炒作還是持續不斷。

    

對小水電與農民爭水的炒作。還有很多人指責小水電在大旱之年與農民爭水,上遊的人經常會批評說,大旱之年小水電爲了賺錢把水都用來發電了,下遊的人卻經常指責說,大旱之年小水電爲了賺錢,居然攔著水不讓我們用。

    

別忘了,小水電自己從來也不消耗水。本來是水資源不足的矛盾,我們卻把責任推給了能在大旱之年幫助我們管理水資源(應對水危機)的小水電。如此不合邏輯的批評和指責,卻經常會出現在我們的報端。

    

錯誤地把水資源的矛盾,看成是幫助我們管理水資源的小水電的罪責,這也許就是中國的某些輿論和國際社會對小水電的生態作用得出完全相反結論的根源所在。

    

發展小水電是承擔減排義務的必然

    

如果能站在人類文明的高度,消除偏見,評價小水電的生態作用,我們就會得到和全世界一樣的結論。

    

不可否認,任何人類活動都會造成對周圍的生態環境的不利影響,小水電當然也不會例外。不過,相對于人們必須開采煤礦、燃燒有限的化石能源並排放大量的溫室氣體和汙染物的能源需求來說,小水電對人類生態環境的影響,絕對是利大于弊的。這個結論在全世界都是一致公認的。然而在我們中國,最近幾年卻似乎出現了例外。

    

筆者認爲,一個重要的原因是因爲我們曾經是發展中國家,一直沒有承擔法定的減排義務。所以,我們對過量燃燒化石能源以及溫室氣體排放對人類發展的危害,缺乏科學的認識。中國社會甚至包括某些官員都缺乏應有的減排意識,亟待加強相關的科普。如果能站在人類文明的高度,看待小水電的生態作用,我們就會得到和全世界一樣的結論。

    

最後還要強調的是:相對于國際社會的大力提倡,盲目關停小水電的後果,不僅是對我們國家的傷害,而且也是對整個人類的犯罪。

地址:北京市海澱區車公莊西路22號院A座11層 電話:010--58381747/2515 傳真:010--63547632 
中國水力發電工程學會 版權所有 投稿信箱:leidy5378@126.com
京ICP備13015787號 技術支持:北京中捷京工科技發展有限公司(010-885169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