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爲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內陸核電:這十個關鍵問題不回答清楚,重啓就是災難
2015/10/8 12:03:37    新闻来源:華夏能源網
來源: 華夏能源網

文/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研究員 王亦楠

近日,关于"内陆核电重启"的报道甚嚣尘上,诸如"内陆31 个核电厂完成可行审查","国家发改委委托中国工程院、中国核能行业协会等进行的综合论证一致建议发展内陆核电","内陆核电论证已近尾声"等等,以至于公众看了都误以为长江流域的核电站马上就要开工了。

其實,中央對內陸核電的定調至今未變,仍然處于"研究論證"階段;中央對核電安全性的要求始終如一,那就是"必須絕對保證安全"。需要說明的一點是,內陸核電能否真正開工,其安全論證報告的審批權(或者說初審權)在國家環保部和核安全局,而不是工程院或核能行業協會。

誠然,核工業界對內陸核電安全性的論證是完全必要的,也是重要的。筆者只是希望此類"安全論證"最好不要是力主內陸核電專家們的獨角戲,更不要成爲排斥不同意見的一言堂。畢竟,以長江流域爲代表的內陸核電站是否啓動,不僅是核電業界的事,它還事關國家的長治久安和百姓的切身利益。

筆者此前曾發表《湘鄂贛三省發展核電的安全風險不容低估》、《總理爲什麽要求核電必須"絕對保證安全"》等文章,論述了"我國與歐美內陸核電站的廠址條件迥異"、"所采用的AP1000技術在全世界尚無實踐驗證、關鍵設備試制還未過關、給AP1000技術當試驗場的我國三門和海陽核電站已嚴重拖期"等問題,剖析了"確保我國核電安全亟須高度重視的幾大短板"。

长江流域核电站的安全论证绝不能"想当然":(1)只有拍胸脯式的"研究结论"即"内陆核电厂安全性有保障",而没有具体详实的、可追根溯源的"论证依据和论证过程";(2)只讲"技术标准、安全标准如何高",而不讲"如何通过已经工程实践充分验证的、成熟可靠的技术措施来真正实现高标准"!(3)只谈核电对能源需求和CO2 减排的意义,而不谈一旦发生核泄漏并沿江而下,我们如何应对水源危机、土地危机、粮食危机、社会稳定危机……

按照中央對核電"必須絕對保證安全"的要求,目前核電業界所謂的"內陸核電研究論證"還有很多關鍵問題有待深入研究和論證,"安全性有保障"這一結論也下得爲時過早、過于輕率。鑒于社會公衆並不知道內陸核電的安全性到底是"怎麽論證和確保的",且相關業界機構對公衆質疑的問題一直未給予正面回答,因此筆者再撰此文,就"內陸核電安全論證"中不容回避和含糊的十個關鍵問題公開求教,請所有認爲"內陸核電廠安全性有保障"的專家學者及相關研究機構、核電管理部門給予公開解答。

1、内陆核电的"安全论证",能不考虑"Nuclear Security"所要求的"防範、抵禦敵人有意造成的事故、損害和傷亡"嗎?

中央強調的"確保安全"指的是"NuclearSecurity"(核安保),而不只是"NuclearSafety"(核安全)。前者內涵遠遠大于後者,然而,有關機構的內陸核電安全論證,卻把"中子彈(戰術核武器)、恐怖襲擊、網絡攻擊、人爲破壞等外部風險"均列入"不予考慮的剩余風險",原因是"發生概率極低,且目前也沒有合理可行的應對措施"!雖然"小概率事件"無法預知和阻止,但不能對其嚴重後果"根本不予考慮",老天爺也絕不會因爲我們"沒有合理可行的應對措施"而替我們"專門排除"某些"天災人禍"。極端自然災害和人爲惡意攻擊在國際核電界是必須考慮的安全事項。

2、爲何2004年修訂的《核動力廠設計安全規定》(HAF102)至今也不升級?內陸核電安全評價爲何依據早已過時的核安全法規和導則?

针对全球日渐频发的极端自然灾害和大型飞机撞击等小概率高危害事件的安全威胁,IAEA 已于2012年6月发布核电厂设计和运行的新标准和法规。2012年10月国务院明确要求"对不合时宜的系列法规应不拖延地修改或升级"、"新建电站必须采用国际最高安全标准"。然而,对欧美早已是"强制性"的安全要求(如抗大飞机撞击),我国核安全监管机构和核电界在福岛核事故后仍一直强调"中国核安全法规(HAF102)没有这项规定",且至今也未根据国务院有关要求,修改升级核电安全法规和安全导则。

3、"均按AP1000設計"的我國內陸核電站連美國的安全標准都達不到,何以是"全球最高安全標准"呢?

衆所周知,我國引進的AP1000並不滿足美國本土在建核電站的安全標准,日本東芝控股的西屋公司辯稱"中國內陸核電站采用的是CAP1000、不是AP1000",而我國核安全監管部門指出"CAP1000與AP1000沒有本質區別"。抛開這種概念遊戲不說,即使CAP1000比AP1000真有重大改進,那也要經過工程驗證、確認是成熟可靠機型後才能推廣,怎能直接拿長江流域再當試驗場呢?我們當作"最成熟、最先進、最經濟"技術引進的三門和海陽4台AP1000機組,一直是"邊設計、邊施工、邊修改"的"三邊工程",且已陷入"設計難以固化、成本難以預計、風險難以承受"的困境中。這一深刻教訓絕不能在內陸地區特別是長江流域的核電站重演。

4、AP1000主回路的核心設備(屏蔽電機泵、爆破閥等)毫無核電廠實際運行經驗,至今主泵還在試制中,連可靠性數據庫都談不上,又是如何得出"AP1000的事故概率已經低到10-7"、"60年免維修"的?

我國2006年高價引進、原定于2013年投入商運的三門和海陽AP1000核電站,卻成了西屋公司及其日本大老板不用承擔任何風險和損失的"試驗場",且全部知識産權爲西屋所有。在設備工程耐久性試驗、鑒定試驗、系統調試都從未進行的情況下,何以就認定"60年免維修"、"內陸核電站安全性有保障"呢?

2011年西屋公司推出比中國AP1000安全標准高的升級版AP1000在英國投標時遭安全評審出局,卻能于更早的2006年就在我國順利通過安全評審,值得深思!

5、國際核電界已認識到"概率安全評價方法不宜單獨用于確定性決策判斷",爲何國內還有機構基于"主觀概率"就斷定"內陸核電是安全的"?

由于33年间世界443座核电机组就发生了三起重大核事故,用二代技术宣称的"万年一遇"事故概率很难解释,国际核电界深刻认识到"用概率安全评价方法分析外部事件(地震、海啸、飓风、洪水等)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两个主观概率参数不宜单独用作核电安全性的判据"、"要防止被滥用于确定性的决策判断"。2015年7月17日英国核安全监管机构在ABWR 沸水堆通用设计评估中,就否定了日立-通用电气公司提交的"概率安全分析"并将其升级为监管问题,然而我国核电界及相关研究机构目前仍然只讲两个主观概率参数,并作为"三代核电比二代安全性提高100倍、内陆核电安全性有保障"等"确定性决策"的依据。

6、我國大部分內陸核電廠址是與歐美迥異的小靜風天氣,完全超出了美國"高斯煙羽模型"的適用範圍,爲何還套用此工具評估對大氣環境的影響、又是如何得出"符合排放標准"結論?

大气弥散条件是内陆核电选址的重要决定因素之一。美国内陆核电厂址年均风速均>2米/ 秒、年静风期不超过1周,而我国湘鄂核电厂址年均风速≤2 米/秒、年静风期分别高达60天和29天,非常不利于核电站正常运行时放射性气载污染物的扩散,容易形成"核雾霾"。用根本不适用的美国"高斯烟羽模型"工具评估我国内陆核电厂对大气的影响,还得出"符合标准"的结论,这一做法本身就不科学。

7、湘鄂贛核電站裝機容量之高沒有國際先例可循,巨量廢熱排放將對局地氣候産生什麽影響?

湘鄂赣核电站装机容量均高达500万千瓦,是美国内陆核电厂平均装机规模的3 倍,是目前火电厂最高功率的5倍!核电厂热效率(33%~37% 左右)低于火电,约2/3的热量以废热被排放到环境中。2012年OECD报告就已指出"需要注意内陆核电在某些气候变化呈干旱趋势的区域产生的新问题"。长江流域多次有连续三年大旱的记录,而素以水量丰富著称的湘赣两省近年均出现了鄱阳湖和洞庭湖湖底大面积干裂、人畜饮水困难的严重旱情。每个内陆核电站每天向空中排放2000亿大卡废热,这一史无前例且几乎贯穿全年的巨量热污染对长江流域旱情的加重不容忽视。

8、何以做到"最嚴重事故工況下核汙水可封堵、可貯存、可控制,最多只有4800~7000立方米且都被控制在安全殼內"?

爲何沒有"事故情況下放射性氣體通過降雨流入江河湖泊"的應急預案?福島核電站[作者注]至今也控制不住核汙水以每天400噸的速度增長,場區50多萬噸核汙水早已堆滿爲患,不得不排向大海;號稱"環境影響微不足道"的美國三裏島事故核汙水高達9000噸,耗時14年才處理完!切爾諾貝利重汙染區和輕汙染區分別爲1萬和5萬平方公裏。我國內陸核電安全論證嚴重低估了核事故的複雜性:既沒有可信可靠的技術措施證明核汙水何"封堵控",也沒考慮"放射性氣體逸出廠區、通過雨水進入地下和江河湖泊"的應急預案。

9、我國內陸核電站周邊人口密度遠遠高于歐美,安全論證中是如何考慮場外應急的可行性和具體措施的?

電站方圓80公裏範圍內,我國湘鄂贛人口均高達600萬~700萬,而美國平均只有142萬。美國每個核電站都有詳細的緊急情況響應計劃,且每兩年每個核電站就進行一次全面的應急演習。我國內陸核電站周邊人口稠密,如何建立起行之有效的省內、省間以及長江流域上下遊之間的應急響應和撤離體系,必須在上馬前缜密考慮和設計,而不能建立在"核電站不會出事"的樂觀預想上,或者"等遇到問題再說"!

10、發達國家頻頻發生的核廢料泄漏事故如何在我國避免?如何攻克"核設施退役和高放廢液處理"的風險隱患?

"內陸核電安全論證"絕不能抛開核廢料處理和核電站退役這兩大"世界性天價難題"。最近幾年美國頻頻發生核廢料泄漏,事故處理耗資驚人且時間漫長,國際核電界不斷呼籲"核電發展前提是想好核廢料如何處理,否則這個問題終會成爲揮之不去的夢魇"。

[作者注:日本朝日新闻社2015年9月26日报道了日本名古屋大学等对福岛核电站的最新调查发现:"2号机组核燃料可能全部失踪"(即"有放射性物质释放,70%~100% 核燃料可能从堆芯中熔穿掉落,目前还不清楚熔落核燃料的具体位置")。这一报道再次引起世界瞩目,因为长半衰期、高放射性核素进入土壤和地下水,其污染将造成极其严重的后果!比如,高毒高放射性的钚元素在人体内最大允许剂量仅为0.6微克。]

(注:本文首发于《中国经济周刊》,本网获作者授权发布,文中观点不代表華夏能源網立场)

地址:北京市海澱區車公莊西路22號院A座11層 電話:010--58381747/2515 傳真:010--63547632 
中國水力發電工程學會 版權所有 投稿信箱:leidy5378@126.com
京ICP備13015787號 技術支持:北京中捷京工科技發展有限公司(010-885169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