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爲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風電和火電"杠上了":沒有真贏家
2015/9/30 7:34:43    新闻来源:华夏能源网
                 通常,風能助火,可至燎原。

\


  而在能源産業中發生的現實是:"風"與"火"的矛盾在經濟下行階段愈發突出。
 

如你所知,和光伏一樣,中國的風電産業在過往數年中創造了諸多"紀錄",但各種"第一"的疊加卻也澆鑄了極其沈重的獎杯:風電發展速度和體量已在全球無出其右,但過往産業狂飙後的積弊也並未完全剔除——産能全球第一,"棄風"量也居全球第一。
 

且看一組來自行業協會的數據:2011年,中國棄風電量100億千瓦時,到2012年翻一番達到了200億千瓦時,再到2015年僅上半年棄風電量達175億千瓦時,同比增加101億千瓦時,造成經濟損失近百億元。可以預計,如果下半年情況沒有明顯好轉,則今年全年棄風可能達300億千瓦時。
 

再看一組與之相應的數據:2015年上半年,火電项目新投产2343万千瓦,同比增长55%,各地火電项目核准开工步伐加快,核准在建规模达1.9亿千瓦,已发路条(可以开展前期准备工作)约2亿千瓦。国家能源局规划司副司长何勇健近期撰文指出,如放任这些项目全部在"十三五"建成投产,则2020年火電将达到13亿千瓦。而据专业人士测算,全国火電机组过剩1.3亿-2亿千瓦,过剩投资额在5200亿-8000亿元之间。引人注意的是,包括大唐发电、中国神华等在内的企业,目前仍在新建火電项目路上"快马加鞭"。
 

事实上,新能源与火電的"矛盾"早已有之。只是数年来各种政策迭出与延续之下,问题的解决并未改观。一边是愈发严重的"弃风",一边是不断地"上火",两相数据对比之下,到底纯粹是市场之过,还是相关规划执行不力,亦或是能源及电力系统本身积弊难除?
 

(一)零和遊戲
 

"我国风电和火電的发展规模越来越庞大,可二者的存在是零和关系,不是双赢关系。"
 

十三五能源行動規劃中,在推進煤電大基地大通道建設內容下,要重點建設晉北、晉中、晉東、神東、陝北、黃隴、甯東、魯西、兩淮、雲貴、冀中、河南、內蒙古東部、新疆等14個億噸級大型煤炭基地。到2020年,基地産量占全國的95%。
 

在大力發展風電內容下,要重點規劃建設酒泉、內蒙古西部、內蒙古東部、冀北、吉林、黑龍江、山東、哈密、江蘇等9個大型現代風電基地以及配套送出工程。
 

纵观煤炭基地和風電基地的地理位置,两者大致是重叠的,"三北"不仅风力资源丰富,而且是我国煤炭储量的重要区域。这难免会造成在这些地区风电和火電抢装上马,又恰逢中央简政放权,将不少审批权力下放到地方政府,为项目审批提供了更加便利的条件,加上这些地区都不同程度的面临GDP成绩很难看的尴尬,可以说这些条件都助长了装机量快速而无序的规模扩张。
 

有业内人士告诉华夏能源网,火電装机的增加来自几方面原因,一是煤炭企业主营业务亏损严重,正积极寻求转型方向,转向发电实现煤电一体化是较受青睐的选择,从而使得过剩的煤炭产能转移到火電产能;另一个是低热值发电机组和超临界排放清洁机组的应用,也成为加重产能过剩的推手之一。
 

\

 而風電項目的審批權同樣在省級單位,許多企業在風力資源較好的地區爲了搶占資源和市場,無暇顧及上網難度和利用效率而瘋狂裝機,風電裝機周期短,一般在3-6個月之內就可以完成。再加上2014年底,發改委下發的《關于適當調整陸上風電標杆上網電價的通知》上調風電上網電價,更使得各大風電企業加快風電場投資建設步伐。
 

由此,电力过剩和疯狂装机让风火矛盾愈加突出。有观点认为,我国风电和火電的发展规模越来越庞大,可二者的存在是零和关系,不是双赢关系,如果继续无谓的发展下去,这巨大的体积将给我国电力市场改革带来不可估量的困难阻碍和经济代价。
 

中国风能协会秘书长秦海岩认为,在电力整体供大于求的局面下,一些地区存在为保障火電年度发电量计划和大用户直供电交易的完成,以牺牲新能源上网电量为代价,优先保障化石能源电量收购的现象,致使原本就非常严峻的弃风限电局势雪上加霜。还有火電企业通过"直供电"的方式,获取本该属于可再生能源电力的优先上网权,大幅挤占电力送出通道资源,致使风电企业亏损进一步加剧。
 

鉴于像甘肃、吉林这些地区弃风率太高,数字太刺眼,地方政府也想各种办法来缓解消纳矛盾,例如甘肃省试行的风火发电权交易,由火電厂拿出一定量的发电权与新能源企业交易,近百家企业参与竞标,部分新能源企业给出的发电权报价已超出甘肃的火電标杆电价(0.325元/千瓦时),6月的最高度电成交价达0.3556元。
 

秦海岩认为,这意味着新能源企业拿出部分补贴电价,让利给对方,以换取发电指标。"这种治标不治本方法实属无奈之举,让风电还是火電上网并不是由独立的调度机构决定,而是由省级政府决定,也恰恰反映出发电计划背后强大的力量盘踞"。
 

(二)結構積弊
 

"只有身受其害的發電企業普遍承認電力産能嚴重過剩,但他們的聲音很微弱。"
 

对于"弃风"问题及火電过剩,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副秘书长张博庭认为,其反映的深层次问题是能源结构恶化。"如果我们不肯承认火電产能严重过剩的现实,不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并采取相应的对策,那么我国当前的电力矛盾将难以解决"。
 

张博挺曾撰文分析,有人不愿意承认火電产能过剩,可能有如下原因:其一,因为我国的电网企业是电力行业中的强势群体,对电网来说,如果可选择的备用电源越多,电网的安全性越高,同时效益越好,电网的相对地位也越高。所以,现行的体制决定了电网愿意让电力产能相对过剩。其二,某些地方政府和企业的投资驱动,还希望能批准建设更多的火電项目,所以,他们当然不希望有人说电力产能已经过剩。其三,如果承认产能过剩,就说明相关政府部门的管理工作没做好,同时还要拿出解决问题的办法,所以,一些政府部门也不愿意有人说我国的电力产能已经严重过剩。因此,只有身受其害的发电企业普遍承认电力产能严重过剩,但他们的声音很微弱。
 

"因此,我國面臨著相當艱巨的能源結構調整任務,具體的調整方式就是把以煤炭爲主的化石能源發電的比重盡可能地降下來",張博庭告訴華夏能源網,在這種局面下,我國的可再生能源,無論是水電、風電還是光伏發電,都應該是多多益善。"我國電力産能過剩主要是燃煤電廠數量巨大,絕不可能存在任何可再生能源發電能力過剩的問題。"
 

當然,也有不一樣的觀點。有專家認爲,由于煤價走低導致煤電企業邊際收益走高,企業上馬煤電的沖動很強,這符合經濟運行和企業發展規律。
 

对此,中电国际政研室副主任王冬容则认为,火電行业特别是煤电的发展有很大的惯性,这不仅是因为我国以煤炭为主的能源资源禀赋带来的以煤电为主的电源结构,还包括我国的电力装备制造业等煤电上下游产业也形成了规模发展局面,同时,我国的发电行业人力资源队伍也主要集中在煤电产业。这些都决定了煤电行业的发展在经历高速期之后不会骤然刹车。
 

\


  对于"火電装机对新能源消纳空间出现挤占现象"的观点,王冬容认为存在"认识误区":目前煤电和新能源之间的关系,还不是替代挤出效应关系,而实际上是煤电支撑了新能源的发展,而且煤电是新能源发展的主要支撑,必须认识到这一点。电力行业的整体协同规划不仅仅是煤电和新能源之间的事,而应该在更大范围内科学考虑,特别是抽水蓄能电站的发展,对于电源协同非常重要,如果今后抽水蓄能能够补位上来,对于存量煤电的发展运行环境将有很大改善。目前,业内已经认识到这一点,抽水蓄能项目开始不断上马,虽然力度仍不足,但是对比前几年核准之后也不见动静的情况,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
 

华电集团政策与法律研究室主任陈宗法则认为,风电弃风,火電过剩的原因要综合来看,驱动因素可能包括:电力投资建设与现行政府定价机制不敏感;火電效益良好,以及发电企业投资冲动与"囚徒心理";以及放权后,地方政府批项目,稳增长的诉求有关。陈宗法判断:未来二至三年内,火電投资还会经历一个小高峰,最终由于过剩带来的残酷竞争还是由发电企业自己来承受。
 

(三)"放""管"邊界
 

"弃风、弃光加剧的原因不仅仅是新能源装机和电网之间不匹配的问题,也不仅仅是火電机组调峰能力不足的技术问题,更主要的是电源总体规划缺乏统筹、系统运行管理。"
 

有觀察人士分析,在大量減少審批後,政府要更多轉爲事中事後監管,切實把市場管住、管好。張博庭則認爲,這是政府管理方式的重大轉變,難度更大、要求更高。各級政府及其工作人員要積極適應這一轉變,切實履行好管理職責,要明確"放"與"管"的邊界,創新加強事中事後監管,實現責任和權力同步下放、放活和監管同步到位。
 

有研究发现,电力能源问题构成一种不可能三角形(即安全、环保、经济不可能同时获得最优)。市场化的体制改革一般只能解决经济问题,而安全和环保的问题往往只能靠政府的政策调控,因此,我国电力市场化改革、审批权下放,让市场来配置资源,对经济方面是有益的,但是对于安全和环保一定是有利有弊的。电力体制改革之后,由于企业的投资积极性高,我国的电源建设投资难的问题彻底得到了解决,从而也加强和保障了我国的用电安全性。但是,由于电力结构恶化,煤炭消耗量激增,环保问题更加突出,同时由于产能严重过剩,水电弃水、风电弃风、火電机组开机不足,经济效益也受到了严重的影响。
 

事實上,在正常的市場經濟環境下,本來産能過剩的問題是最容易通過市場的優勝劣汰來解決的。但目前,在一些行業裏,我國無法通過市場的手段消除過剩的産能。以往我國電力工業"上大壓小"(即上大發電機組,關停小發電機組)的政策之所以能夠得以實施,其動力不是消化落後産能,而是一種對企業規模擴張的變相刺激。
 

张博庭告诉华夏能源网:即便关闭现有过剩产能的问题暂时还解决不了,是不是也应该遏制住火電建设规模不受控制地继续扩大?"这个问题,看来市场自己是解决不了,只能靠政府想办法"。"弃风、弃光加剧的原因不仅仅是新能源装机和电网之间不匹配的问题,也不仅仅是火電机组调峰能力不足的技术问题,更主要的是电源总体规划缺乏统筹、系统运行管理。"
 

華北電力大學教授曾鳴也認爲,造成棄風與"上火"的對比落差,根源還是在于頂層統籌規劃和政策問題,而規劃能否執行下去,也成現實掣肘。"我認爲只能從棄能源資源總體價值的角度來綜合考慮,才能實現電力系統總體優化,而這一切只能通過統籌規劃,別無他路;雖然我也支持靠市場力量解決棄風棄光等問題,但那是在運行層面,而根本問題是統籌規劃。如果原來的'三定'方案不能支持統籌規劃,那就必須改革"。
 

(四)消納通途?
 

"可再生能源與傳統能源在同一個平台上競爭是必然趨勢,也是其從替代能源走向主力能源必須要經曆的過程。而同台競爭的基礎就是價格。"
 

有观察人士告诉华夏能源网,让新能源参与大用户直供电是解决大面积弃风的途径之一,但在一些实体企业人士看哪里啊,效果未必佳。由于直供大用户会面临负荷波动大的弊端,并因此产生挤占通道之嫌。经过一位企业负责人计算,如果风电参与大用户直供电,大用户用电100万千瓦时,实际只有约30万千瓦时来自风电,剩下的70万千瓦时还要靠火電和水电供应。
 

"我們6月開始參與交易,可7、8月限電比例仍大增。事實證明,交易難以改善棄風限電情況。"另一家甘肅企業的負責人更爲直白,"按照常理,讓風電參與發電權交易和大用戶直供的前提應是保證企業基本收益,比如保障風電全年利用小時到達2000小時,2000小時之外的風電參與競價。如此看來,新能源參加大用戶直供電需要在基本的保障之下,才有實行的意義。
 

但也有專家認爲,緩解"棄風"的主要途徑是等待特高壓輸電線路建成後,將電力輸送出去,這也是我國電力改革的設計初衷之一。可是這個途徑的前提是國內電力需求是穩定發展的,尤其是中東部地區,很顯然,設計者並沒有對電力消費勢頭不足做預設考慮,然而現實情況正在朝著這個方向邁去。
 

在东部会出现这样的状况,特高压建设完成后,本地电厂发电不足,本地电厂又和政府关系非常密切,希望用当地电多一些,外来的电少一点,但是以后西部或者是煤电基地、清洁能源发电的电量供应会越来越多。主要的电力消费区使用量下降,这对依赖特高压输出电力的地区是致命的打击,而这些地区目前仍然在增加产能,无论是火電还是可再生电力。
 

當然,在"風"與"火"的零和遊戲中,有得利就有失利,矛盾和爭議總是裹挾在改革實踐中。在中國可再生能源學會副會長孟憲淦看來,"風光火"矛盾是能源結構調整過程中出現的發展中問題,不必過度解讀。
 

"隨著生態環境和氣候變化形勢日益嚴峻,以優先發展可再生能源爲特征的能源革命已成爲必然趨勢。在這個過程中,會促使現有能源發展思維、體制機制、技術路線發生質變。而在某一階段,發展節奏出現慢一點,快一點都是可能的。面對挑戰,我們應當統一認識,堅定不移發展新能源,積極主動推進能源生産和消費革命。"
 

"電力體制改革強調電力市場多元化,市場化的地方就要用市場化的手段去解決。"孟憲淦分析,可再生能源與傳統能源在同一個平台上競爭是必然趨勢,也是其從替代能源走向主力能源必須要經曆的過程。而同台競爭的基礎就是價格。可再生能源行業要加快提升質量和技術,逐步降低成本,同時探索形成符合市場的商業模式,最終可以不依賴扶持,與傳統能源平價競爭。

地址:北京市海澱區車公莊西路22號院A座11層 電話:010--58381747/2515 傳真:010--63547632 
中國水力發電工程學會 版權所有 投稿信箱:leidy5378@126.com
京ICP備13015787號 技術支持:北京中捷京工科技發展有限公司(010-88516981)